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欢迎来到凯发娱乐科技有限公司!

已阅读

社交赌场游戏的现状和发展趋势

作者:admin      来源:admin      发布时间:2019-05-06

  社交赌场游戏(social game)是被误解得最多的游戏类型之一,此类的游戏其实在社交游戏玩家群体中极受欢迎。与传统的社交游戏比如FarmVille或Candy Crush相比,社交赌场游戏中的经典和(slots)游戏吸引的受众群体更为广泛。

  关于此类游戏的报道从不缺乏吸引眼球的内容:2012年初,IGT以5亿美元的巨资收购了Double Down Interactive,数月之后,Caesars Entertainment收购了Playkita这家公司的产品名为Slotomania,拥有890万月活跃用户以及约1830万美元的月营收额。社交游戏市场的领头羊Zynga试图通过拓展其社交赌场游戏事业以重建其股市形象,并且直接从赌界聘请项目主管。

  在经历这一系列事件之后,如今是时候讨论游戏产业该如何定位社交赌场游戏了。

  图片中的人物是《辐射新维加斯》中名字就是“庄家”的House先生

  自2010年至今,社交赌场游戏的玩家数量已经增长了一倍,约占社交游戏用户整体的1/3。在营收方面,社交赌场游戏玩家的平均花费约为社交游戏玩家平均值的两倍。

  我们最近统计的数字(2012年11月)显示:赌场风格游戏的付费用户平均营收(average revenue per paying user)为69.13美元,而同期社交游戏的ARPPU为35.82美元。就总体情况而言,美国的社交赌场游戏玩家在2012年的总消费额高达6.98亿美元,这一数值令美国成为了全球范围内社交赌场游戏的最大市场2012年全球社交赌场游戏的总收入额约为17亿美元。即便是最保守的预测也认为这一市场的规模会在2015年达到27亿美元。

  社交赌场游戏的成功秘诀就在于它们能够命中年龄更高的非传统游戏受众,只有类游戏的玩家能够与传统游戏玩家有所交集,此类游戏的玩家有71%为男,平均年龄为27岁,和其他赌场类游戏的受众平均年龄皆在30岁以上。将这部分受众引入社交游戏市场是此类产品成功的关键,因为这群玩家通常会更投入于这些游戏之中,并趋向忠实于此类游戏的品牌。

  并不出人意料:有一大堆公司都在追求这部分玩家。大体上可以将其划分为两个群体:一是部分社交游戏公司看中了赌场类游戏发展趋势所带来吸金机遇。在经历2011年的爆发式增长和2012年初以来的衰退之后,很多尤其是那些中小型游戏企业,都纷纷开始寻觅新的求生之路。

  但并不是条条大路都笔直通向魔多社交赌场游戏,比如说:开发一款游戏的算法(algorithm)是相当复杂的工作,对于数学方面的专业知识要求极高。传统的赌(gambling)公司需要雇佣大批拥有数学士学位的人,才能开发出足够有吸引力的游戏体验。

  显然,这并不能阻止大批开发商发布他们自己的游戏。但在一个已经人满为患的市场中,参与竞争者很难以产品相搏,尤其是在对抗那些在开发此类游戏方面已拥有数十年经验的公司的情况下。除了数学的门槛之外,小规模的开发商还很难吸引到大批用户群体。与Facebook上的其他游戏类型的处境相似:产品的成功主要基于卓有成效的交叉推广(获取)和令玩家持续玩下去(留存)的能力。但就社交赌场游戏的特而言,只有获取才能保证收入,且机遇通常转瞬即逝。

  这一市场的另一批参与者就是本土的赌场经营者,这批公司长久以来一直受困于公众形象问题,且网络赌在美国并不是合法的买卖。在它们看来,社交赌场游戏成为了实现吸引玩家在网络上挥洒真金白银这一目的的完美途径。

  在日报最近刊载的一篇文章中,Gerg Enell(DoubleDown的CEO兼CPO)如此陈述Double Down所处的环境:“我们认为社交赌如今已经成为了一套能够建立更广阔的赌导向(gambling-oriented)受众群体的工具,随着网络赌元素开始在美国走向合法化,我们会在网络上拥有更广阔的用户群。”

  对他们而言,最关键的问题是:能够从社交赌场游戏玩家转化为赌参与者的玩家的百分比会是多少?我们在12月的调查中发现:社交赌场游戏的玩家和赌者是有部分交集的受众群。在社交赌场游戏的玩家中,有超过三分之一都会在一年内造访过当地的赌场超过两次,并且有三分之二的玩家认为赌是应当被允许的。尽管玩家有这样的热情,但还是不要忘记一个重要的问题:就算美国开始推动网络赌的合法化请注意“就算”二字政府也会对通过税收结构对这一行业施以重压,与赌场经营者的意愿背道而驰。

  伴随社交网络共同经历爆发式增长之后,赌场游戏正如同雨后春笋般在移动平台上涌现。在iOS平台上最钱的几位赢家之中,类游戏占据了数个席位,但社交游戏既不是对于公司营收降低的立竿见影的解决方案,也不是吹糠见米的积极扩张。

  此类游戏所迫切需要的正是创新(innovation),类游戏和宾果游戏牌(bingo cards)确实很容易做,但此类游戏需要突破既存的模式,在经典的游戏类型中闯出一片新天地。将已有的游戏移植至新平台上这是谁都能做到的事,也只是一个新的类型向兴起迈出的第一步。2013年研发方向的关键即是以独一无二的方式令经典的赌场风格游戏呈现出新的面貌。

  伴随着和移动平台上诸多的叮当作响声,社交赌场游戏可能会成为对于整个产业成熟的最终考验。关于嗜赌成瘾的风险无需多言,这与关于暴力的争论多少有些相似游戏产业曾经通过强制实行一套自我管理系统以对此做出回应。社交赌场类游戏业同样需要这一生态环境中的领头羊企业作出表率。

  就算美国政府宣布网络赌合法,苹果是否会允许通过iPhone赌呢?Facebool对于将社交赌场游戏的广告推向未成年人的态度如何?现实中的红灯区域未必会在网络上有着对应的投影,尽管Zynga在数年前的创业初期曾毫不犹豫地接下那些欺诈广告的事实证明肯定有些公司会甘愿铤而走险。

  社交赌场游戏当前的发展势头,加上用户对于更为丰富的社交游戏体验不断增长的需求,这一现实对于各种规模的公司都有着同样强大的吸引力,结局也许不会是所有投身这一市场的竞争者都能如愿以偿,但我认为这个产业已经足够成熟了,共同营造一个可持续发展的生态系统是所有从业者共同的利益。